一个温暖的夏季午后,年方二十一岁的杨野独自来到补习班的报名处, 想要补习考大学自从父母意外去世之后, 杨野独自继承了十多亿的庞大家产但他生性低调, 从来不会乱花钱既不花天酒地也从不沾赌,所以他的钱几辈子也花不完, 唯一嗜好便是喜好女色对女人的味口极大,但又不喜欢寻花问柳, 只喜欢四处寻找猎物享受捕获的快感,可是他天赋异禀, 肉棒异常的粗大几乎是正常男人的两倍大, 只要被他上过的女人隔天一定下不了床,有些甚至要再医院休养好几天, 所交的女朋友上过床后全都避不见面使得他的心理开始变化, 憎恨女人并开始喜欢变装的人妖,为此, 他甚至远赴日本学习各式性虐技巧准备应用在人妖的身上。 来到补习班上课只为了打发无聊的日子, 顺便看看有没有好猎物但是令他大失所望, 班上尽是一些庸脂俗粉正觉得无聊的时候,上课的钟声响起, 不一会只闻到一阵淡淡的香味接着传来高跟鞋的脚步声, 令他精神一振。 只见从门口走进了一位身穿黑色洋装,年约三十七、八岁, 气质出众的美女仔细看她身材高挑,皮肤白晢娇嫩, 头发乌黑亮丽略带一点卷曲脸上充满着一种知性美, 五官更是无可挑剔的完美身材曲线玲珑有致, 纤细的小蛮腰笔直修长的小腿,以及那完美的臀形, 纵然穿着宽大的百摺裙也掩盖不住那丰满的臀线 但杨野从他那不明显的喉结及自己玩人妖的众多经验看来, 这女人一定是男扮女装的变装美女只是不知道鸡巴还在不在, 有没有动过手术杨野心里想着。 不仅杨野看得如痴如醉,班上所有男生也都看傻了眼, 只见她翩然的走上讲台也许是习惯了接受男人贪婪的眼光, 所以在全班男生的注目之下依然仪态万千, 气质典雅只见她拿起了麦克风开口道:「各位同学大家好!欢迎大家加入本补习班, 我叫张雅琪是本班的导师以及英文老师……。 」杨野根本没听进去,从张雅琪进到教室之后他的目光就没有片刻离开她的身上, 一直到了下课钟响起也浑然不知失魂落魄的回到家中, 心目中满满的尽是雅琪的倩影……不知过了多久才回过神来 暗自责骂自己白活了这么多年,今日总算遇见了心目中最完美的变装美女。 嘴里不禁喃喃自语:「我要得到她,我一定要得到她, 张雅琪张雅琪……不计一切代价……不计一切代价. 」下定决心之后立刻打电话给常与自己公司有生意往来的徵信社, 请他们调查变装女教师张雅琪的一切资料 自己依然正常的上下课运用一些小手段藉由同学让张雅琪知道自己的家世背景, 知道自己很有钱但是父母双亡,一个人孤单生活, 果不其然引起了温柔宛约、善解人意的张雅琪给予关怀与同情;另一方面则耐心的等待徵信社的消息。 不到十天的时间,就收到徵信社的报告:「张雅琪~年龄三十八, 男性未动过变性手术,但已隆乳,台湾大学外文系毕业, 已婚育有一女,三岁,是喜欢变装的变装癖患者, 老婆任职于某某科技公司之电脑工程师了解他的特殊癖好, 并接受他的改变……。 」所有钜细糜遗均详细的掌握在手中,未来的几天杨野详细的计画着, 如何让雅琪成为自己禁脔的阴谋……首先 派出自己公司得力的下属设法混进张雅琪老婆的公司 跟她老婆结成好友带着他到牛郎店,包小白脸, 尽量骗她老婆在外欠下巨额的欠款再勾结讨债集团上门讨债……不到两个月的时间, 果然渐渐的产生效果课堂上经常看到张雅琪眉头深锁, 一个人在发呆杨野见时机逐渐成熟,便利用下课之后学生散去时, 关怀的上前询问:「老师!老师!」杨野叫了两声 张雅琪才回过神来:「啊!是你啊!杨野有事吗?」「是老师您有事才对, 看你这几天无精打采的是否有事发生,能有我帮得上忙的地方吗?」杨野故作关心。 张雅琪勉强微笑道:「老师没事,你不用担心, 下课了早点回去。 」「喔!没事就好,老师再见。 」杨野故作无事的离开. 「再见。 」张雅琪望着杨野离去的背影突然脑海中灵光一闪, 心道:「啊!也许……他帮得上忙。 」隔天,张雅琪先拨了通电话给杨野,想到家中访问, 问他是否方便杨野大喜若望,立刻答应, 心想鱼儿就要上钩了。 张雅琪准时到达杨野所居住的豪宅,俩人先是闲话家常, 后来渐渐进入主题将自己喜好变装及自己家中几个月来发生的事明明白白的说给杨野听, 包括自己老婆的堕落连放高利贷的都每天上门要钱, 杨野倾听着并不时加以附和要让张雅琪觉得自己的老婆对不起他, 最后张雅琪很不好意思的开口向她调借三百万. 杨野沉吟一会儿。 开口道:「三百万不是什么大数目,借给老师当然没问题, 但是老师你将来有能力可以偿还吗?如果还不了 总不能师母欠的债要我去承担吧!」张雅琪一时语塞「这……」过了一下 张雅琪柔声道:「杨野你就帮帮老师吧!老师真的走投无路了才会来向你开口。 」杨野听完之后说:「我倒有个主意,可以顺利解决老师的问题, 不知老师您是否愿意答应?」张雅琪连忙问道:「你有什么主意可以帮老师解决问题 杨野你快说. 」杨野喝了口茶;慢条斯理的把他是如何的仰慕老师 喜欢老师思念老师的心情全部详细的对张雅琪倾诉, 张雅琪越听越惊讶一双大眼睛露出不可置信的眼神, 表情也越来越凝重越来越气愤,最后杨野开出了条件:「只要老师您答应我, 陪我三天三夜也就是七十二小时,满足我的心愿, 我立刻拿出三百万给你决不食言……」「住嘴!」张雅琪生气的打断了杨野的话。 并且站了起来以教训的口吻说:「你小小年纪怎么能提出这种要求, 我是你的老师你是我的学生,怎么能够做出这种不伦的事情, 更何况我是只是喜欢穿女装的男人你不帮忙就算了, 为什么要这样羞辱我我走了,再见!」说完立刻拿起手提包朝门口走出去……杨野也不生气, 淡淡的说:「条件我已经开出来了我不会勉强老师, 请老师好好考虑. 」张雅琪冷冷的丢下一句:「不可能的 你别作梦!」头也不回的快步离去。 杨野立刻拨电话给高利贷,要他们施加更大的压力, 逼迫张雅琪不惜去骚扰她的父母,甚至用她女儿来威胁她, 好让张雅琪再次来求助乖乖就范。 接下来的日子杨野不再去上课,每一分钟都用在计划, 他得到一个结论变装美女也有她的自尊心, 再加上张雅琪从小家教森严受过高等教育,所以俱备了高人一等的理性, 自尊心与理性好像两件衣服紧紧的裹缚着张雅琪 保护着那诱人的娇躯所以要得到张雅琪的肉体, 必须先拨掉这两层衣服……杨野每天焦躁的在家等着 总算等到了电话原来张雅琪经过几天冷静的思考, 内心挣扎了好久加上高利贷不停的骚扰家人, 甚至放话要对女儿不利之下雅琪终于屈服了, 决定牺牲自己来换取家人的平安杨野挂断电话之后内心雀跃不已, 心脏跳得很快久久无法平复,心想:梦想总算成真了。 杨野不安的来回跺着步,每一分钟都彷佛一年般的难熬, 早早就打发掉家中所有的佣人一个人独自等待着心目中的女神~变装教师张雅琪。 终于门铃响起,心慌意乱的跑去开门,门一开, 门口所站的正是自己魂萦梦系的变装美女 他急忙牵起刻意打扮过盛装来到脸上带着羞涩的张雅琪的手拉着她进来, 想不到张雅琪把手用力一甩杨野呆了一呆:「怎么了?」只见张雅琪心如死灰带着平静的语气说:「我答应你的条件, 这三天随便你。 」杨野说:「不好意思,条件改了,你还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张雅琪:「什么条件?」杨野开口说道:「三天过后, 你要嫁给我否则一切免谈。 」张雅琪叹了一口气,无奈的说:「好吧!但你要全数解决我太太所有的债务, 而且给她一千万元而且不可以让他知道我的事。 」杨野一听自然满口应允。 张雅琪被杨野带进了卧室,拿出来一条浴巾给雅琪, 吩咐雅琪去冲个澡一听到水声立刻趁机打开隐藏在卧室中四台精密的摄影机, 将镜头对准床上的每个角落再将绳索、手铐预先藏好, 接着坐在沙发上静候变装美人出浴。 过了大约十多分钟,雅琪全身只裹着一条浴巾, 双手紧抱胸前低着头走到杨野面前等候他的吩咐, 杨野站起来用食指轻托着雅琪的下巴一张闭起双眼羞红的俏脸出现在眼前。 杨野仔细的欣赏着羞红脸上每一个部位, 这时杨野将雅琪的双手从胸前放了下来方便欣赏雅琪雪白的乳沟, 突然杨野将浴巾扯了下来。 雅琪一声惊唿:「啊……」完美诱人的身体赤裸的呈现在杨野的面前……雅琪再也忍不住掉下泪来, 雅琪从未想过会有男人看到自己的裸体更何况这个男人是自己的学生。 同时间杨野一阵晕眩,喃喃自语:「世上一定有一个伟大的造物者, 否则怎能创造出一个男人竟拥有如此美丽毫无瑕疵的胴体. 」此时雅琪双腿一软, 几乎快跌倒杨野趁势将雅琪抱起,走向床铺轻轻将雅琪放在床上, 抚摸着雅琪身体的每一寸肌肤……最后停留在雅琪隆乳后白晢的椒乳上 轻轻拨弄着粉红的小乳头. 雅琪此时心情极度紊乱 对自己老婆的不忠出卖肉体的悔恨,被自己学生玩弄的羞愧, 再加上杨野高人一等的挑逗技巧让雅琪内心深处的肉欲渐生, 不由得发出闷哼声来:「唔……唔……。 」杨野见时机成熟,慢慢的将雅琪双脚张开, 想要一窥变装美女最私密的地方……不料雅琪突然双脚一合 惊叫:「啊……不行不能看那里……。 」杨野暗自冷笑,突然将雅琪身体翻转过去, 美丽的背部曲线完美的呈现出来,杨野立刻坐在雅琪的臀部上, 迅速抓住雅琪的纤纤玉手取出预先藏好的手铐, 将雅琪铐上。 雅琪大吃一惊,惊恐的大叫:「啊……杨野你……要做什么?快放开我!」杨野一语不发, 接着取出绳索将雅琪双手像麻花一样牢牢绑住, 又取出另一条绳索将雅琪丰满的椒乳上下绑好 再将雅琪的双脚脚踝铐在床头铁栏杆上身体好像对折一般, 整个阴茎与肛门完全看得一清二楚。 「啊……放了我,杨野,不要这样,不……不要绑我。 」雅琪哭喊着。 杨野起来脱光衣服与裤子,脱到剩一条内裤时, 上床侧躺在雅琪的身边将左手伸进脖子下方, 由肩膀向下握住雅琪左边的椒乳右手直接握住雅琪右边的椒乳, 伸出舌头不断亲吻、舔舐着雅琪的粉颈. 「我不要这样 啊……求求你杨野放了我,啊……那里不能摸, 啊……不要、不要啊!求求你。 」雅琪苦苦哀求着。 杨野毫不理会,原来握住椒乳的右手,深入双腿的股间, 手指开始在硬挺的鸡巴上套弄着。 这时,雅琪依然叫着:「不……不要;啊……快放开我。 」雅琪不顾一切的喊叫,用尽力气扭动、挣扎着。 此时雅琪感觉到杨野的嘴唇碰到雅琪的额头, 并慢慢的向下滑动开始舔着雅琪那紧闭的双眼, 身体不由得打起寒颤:「啊……不要啊……好痒. 」雅琪从未被舔过眼睛, 所以不知道“痒”这种感觉包含有刺激官能的作用 这种微妙感觉随着杨野的舌头从眼睛到了耳朵 并且在耳垂上更强烈亲吻、吸吮着。 这时,雅琪心想:「啊!好奇怪的感觉,怎……怎么会这样。 」全身无法动弹的雅琪,只能不停的蠕动着娇躯, 聊作排遣在杨野特有的耐性一路舔舐下来,就是不想有欲念, 也由不得自己了所以不自觉得深深叹了一口气:「啊……。 」龟头也渐渐泛湿了。 杨野察觉出雅琪的反应,顺势将舌头伸入雅琪那樱唇里, 不停的舔齿根及口腔雅琪忍不住发出声音:「唔……嗯……嗯……唔……。 」雅琪对自己感到惊惶,本能地用自己的舌头想把杨野的舌头顶出去, 没想到却被杨野吸进自己的口腔内无法逃离. 口水不断的从嘴角流了出来, 雅琪无力抵抗杨野舌头的力量结果口中的每一个部位都被杨野的舌头舔来舔去, 不得不吞下不少杨野的口水。 这场性凌虐才刚刚开始,但是雅琪却已经在杨野的舌技之下, 人已无力头已昏沈,感觉上彷佛杨野要将自己的身体吸干吃净一般。 不知过了多久,杨野才将舌头从雅琪的口中退了出来, 接着将目标放在上下有绳索捆绑住的那对椒乳 杨野一手玩弄乳房用舌头舔着另一个乳房,由下往上, 忽轻忽重的舔舐着。 此时雅琪全身开始冒出汗来,唿吸渐渐的沉重起来, 杨野见时机成熟便卷起舌头像小鸟啄米般挑弄着雅琪那粉红色的乳头. 本来雅琪在自尊心的驱使之下强忍着不叫出声, 此时却再也忍不住叫了出来「啊……不行了……杨野, 别……别再舔了啊……我受……受不了了啊……啊……。 」杨野丝毫不予理会,因为他很明白雅琪的自尊心已经被他彻底摧毁了, 不管将来两人会如何雅琪已经注定一辈子忘不了今天的一切了, 所以他进一步往下舔详细又有耐心的舔着雅琪每一寸白嫩的肌肤, 直到舌头在雅琪的肚脐停了下来一进一出, 一快一慢的挑逗着……「啊……真的……不行了……好痒……杨野求求……你 别……别再欺负我了啊……好痒……我受……受不了了啊……啊……。 」雅琪不断的娇喘求饶,她一生从未经历男人给她如此长时间的前戏, 如此狂乱刺激的官能享受雅琪不只卸下身为老师的端庄严肃, 更是忘记应有的矜持脑中、心里只有一个字可以形容, 那便是~“乱”。 杨野再接再厉,往雅琪的小腿肚开始舔吻, 慢条斯理的舔到大腿内侧雅琪此时此刻已经再也忍受不住, 大声淫叫着:「啊……啊……好……好奇怪的……感觉 啊……怎会这样啊……。 」就在这个时候,杨野的舌头已经逐渐的接近雅琪的鸡巴……雅琪突然惊觉, 尖叫一声:「啊……那里……不行……别再舔了 不……不能……看。 」雅琪为了保护最后的一点尊严,作出明知无用的抵抗。 杨野笑着说「老师,您的龟头都湿透了, 让学生好好的为你清理干净. 」「啊……不要啊!杨野 啊……。 」雅琪哀羞的恳求着。 只听见杨野吸吮时所发出的声音「啾~啾~啾~」雅琪不停的摇着头, 哭叫「啊……别……这样啊……好……害羞……好害羞……。 」杨野不只吸吮着雅琪的精液,更不时将暗红色的龟头含进嘴里, 用舌尖舔弄着最后才用卷起的舌尖轻啄着雅琪的马眼, 此时雅琪已经陷入极度迷乱的感官刺激布满汗珠的身体疯狂的扭动着, 更加显得全身散发出妖艳的媚态. 杨野终于停了下来 脱下内裤巨大的肉棒昂然挺起,雅琪一看,不紧倒抽了一口凉气, 惊恐的表情睁大的双眼,难以置信的说着:「啊……不……不可能, 这……这么大放进来我……我会死的,不……不要, 别靠近……别靠近我求……求你,救命啊!。 」杨野的肉棒活像是一枚小型的炮弹,阴茎部份比龟头来的更粗大, 之所以杨野性交的时间比正常人长得多便是源自于此 阴茎将屁眼撑大龟头磨擦的阻力变小,当然不容易出精。 杨野将巨大的肉棒在屁眼不断磨擦着,雅琪害怕到全身发抖, 苦苦哀求着:「杨野……拜托……啊……放了我吧!如果……硬放进去 我……我的身体会裂开的……。 」杨野想起以前抛弃他的女人,不禁咬牙切齿, 把心一横将自己的肉棒缓缓的插了进去, 龟头部份隐没在雅琪的屁眼里. 只听见雅琪大叫一声:「啊……不……不要 快快……拔出去啊……啊……你……你的太……太大, 啊……啊……人家……受不了啊……。 」雅琪的屁眼实在太紧了,杨野用力往里面插, 雅琪已经痛的泪水直流拼命地扭动娇躯想要闪躲, 但全身被绑得紧紧的无处可躲,只有哭着哀求:「不……不要再插了……啊……进不来的……啊……饶了我吧……啊……啊……啊……不可能的……啊……求求你……啊……不要勉强插……啊……进来……啊……」杨野故作温柔问道:「老师, 不想再继续就回答我你是不是我的女人?」雅琪大口喘息:「啊……不……我不是……。 」话没说完就听见雅琪一声惊天动地的惨烈哀嚎:「啊……」随即两眼一翻, 痛晕了过去。 原来杨野一听到雅琪回答“我不是”便腰杆一用力, 整支肉棒完全硬插入雅琪的屁眼中。 杨野终于干到自己最憧憬的变装美女,看着被自己干昏晕过去的变装教师~雅琪, 不禁心花怒放大声叫着:「我到手了,我干到了, 我干到了我终于干到雅琪老师了。 」随即心想:「这个人妖屁眼的紧度,可以说不在我所干过的处女之下, 男人怎么可能有这种紧度?我的眼光果然没错 这个人妖实在太正点了而且,她的屁眼所能承受的扩张程度更是我生平所仅见的, 以前的人妖只要被我一插屁眼立刻裂伤出血, 没想到雅琪的屁眼居然又紧又能扩张到把我整支肉棒含进去而不受伤 实在是万中无一人妖中的极品啊!」杨野亲了亲昏迷中的雅琪发烫羞红的香腮, 说道:「老师你是我梦寐以求的人妖,是为我而生的变装美女, 干女人实在暴殄天物,我也决不允许,总有一天, 我要将你从你老婆的身边抢夺过来一辈子只能跟着我, 当我的专属人妖。 」雅琪在昏迷中仍然峨眉深蹙,似乎昏迷中依旧无法忍耐肉体所承受的痛苦, 看在杨野的眼中多了一份凄楚的美杨野忍不住内心高涨的欲念, 肉棒慢慢的抽插了起来……「嗯……啊……」阵阵的剧痛传至脑神经中枢 使得昏迷中的雅琪终于悠悠醒来当雅琪发现杨野正在自己的身上驰骋兽欲, 难以忍受的剧烈疼痛使雅琪哭泣着开口求饶:「啊……不要啊!杨野, 我……我好痛求……求求你快拔出来,你会……把我的身体弄坏的, 啊……不行了……啊……真的不行了。 」杨野淫笑的说道:「嘿!嘿!嘿!老师, 好戏才刚要开始呢!我一定要干得你不断射精。 」说完,便加快抽插的速度。 「啊……我……我快死了,啊……不要啊……不行了, 啊……。 」雅琪娇柔的身躯,禁不住杨野加快速度的抽插, 再加上射精肛门一阵收缩,终于不支又昏了过去……此时的杨野全身充满兽欲, 眼睛布满血丝不再理会雅琪是否承受不住,用最快、最勐的力量抽插着雅琪的屁眼……突然间惊觉一股吸力:「咦!这……这个人妖的屁眼里面, 居……居然会吸吮这实在太美妙了,这……这个人妖太……太棒了。 」正在雀跃不已的时候,雅琪又痛苦的醒了过来。 杨野兴奋的说:「老师,你的屁眼实在太棒了, 夹的我好舒服。 」雅琪痛苦的哀求着:「不……不要了;啊……拜托, 啊……够……够了吧!啊……啊……啊……求求你……啊……不能……啊……再干我了……啊……」杨野问道:「你已经是我的女人了 知道吗?」雅琪此时又再次的射精「啊……不……啊……不……啊……啊……啊……。 」杨野做着最后的冲刺问道:「你已经是我的女人了, 知道吗?快回答!」雅琪不停左右摇着头 乌黑的秀发散乱的飞舞着腰部不时的挺起,小腹前的阴茎因为杨野的抽插而不停的上下摇晃着, 一幅销魂蚀骨的画面不停的满足杨野的视觉享受。 雅琪狂乱的回答:「知……知道了,啊……我……我是你……你的女人, 啊……啊……。 」痛苦与高潮的交流,天堂与地狱的反覆经历, 使得雅琪最后一层的保护盔甲~“理性” 终于被杨野攻陷了。 「老师,我要射精了。 」杨野终于感觉到要出精了。 「老师,我要射在你的直肠里. 」「啊……不……不可以, 啊……啊……不要啊!我会爽死的」雅琪惊恐的急忙拒绝. 「老师 我就是要让你爽死啊……我要射了。 」杨野故意说道。 「不……不要啊……杨野……求求你,啊……啊……别……别射进去, 啊……快拔出来啊!」雅琪娇喘哀求着。 杨野跟本不理会:「来不及了,老师你认命吧!啊……。 」一泡浓精射到了雅琪体内深处。 只听见雅琪一声哀嚎:「不要啊……」随即又第三次昏晕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雅琪迷迷煳煳中,觉得有湿湿滑滑的东西不断的在脸上移动, 接着屁眼剧烈的疼痛迫使雅琪醒了过来「啊……痛……好痛喔……。 」雅琪像在梦呓般的呻吟着。 「老师,你醒了!」杨野笑嘻嘻的问着雅琪。 雅琪这时才知道是杨野用舌头在舔自己的脸, 而且他的肉棒还在自己的屁眼里面尚未离开, 哀怨的说道:「你……你该满意了吧!杨野可以放开我了吧!我那里真的好痛。 」说完后便低声饮泣着,难以自己。 杨野笑道:「老师,才刚刚热身而已,还早呢!请你慢慢享受吧!哈哈……」说着, 肉棒又渐渐恢复精神了。 雅琪发觉插在自己屁眼里的肉棒又变大了, 无力的摇着头:「啊……不要啊我……我真的不行了, 这简直好像地狱的酷刑啊……我受不了,啊……啊……啊……。 」杨野边干边说道:「老师,我一定要彻底征服你!」之后, 只听到雅琪不断的哀嚎、哭叫、呻吟着……杨野足足将肉棒插在雅琪的屁眼中超过五个小时 期间共射出了三次的精液将雅琪的直肠装的满满的, 才依依不舍的抽了出来只听见雅琪一声惨叫:「啊……」杨野立刻将一枚跳蛋塞进雅琪的屁眼中, 不让精液流出来并且告诉雅琪:「老师,你就让你的屁眼慢慢享受我的精液吧!哈!哈!哈!」语毕, 便躺在雅琪的身边搂着雅琪的娇躯,唿唿大睡!第二天一早雅琪就被杨野搂着一起离开了家, 走出来以后雅琪对自己被强迫穿上的迷你窄裙和贞操带感觉到不自在, 自然地低下头. 随着接近闹区路上的行人愈来愈多。 杨野开心的说:「大家都在看老师漂亮白晢的长腿。 」雅琪细细的娇喘着:「杨野……啊……我很难为情……啊……快……羞死人了……啊……啊……」雅琪羞红着脸显露出畏缩不前的样子。 「老师你愈是这样别人愈是注意,要自然一点, 面带笑容。 」杨野在雅琪的耳边悄悄说,快步走向电影院。 进了戏院之后杨野带着雅琪坐在最后一排的位置上, 杨野的手开始抚摸雅琪的大腿。 雅琪急忙压住杨野的手,可是他的手已经滑入迷你裙里, 已经到达光滑的大腿根部。 迷你裙的长度还不到大腿的一半,从膝盖上露出的大腿还超过迷你裙的长度, 所以简直没有办法阻止杨野的手。 雅琪很想夹紧双腿,可是贞操带限制住大腿的夹合, 双腿无论如何都必须分开一点因此雅琪的下体几乎成为无防备的状态. 雅琪急忙想要挡住杨野的手, 可是杨野这个虐待狂丝毫不肯放松用另外一只手把迷你裙拉到腰上, 不停的抚摸。 雅琪几乎快哭出来:「啊……不要……」在电影开始的刹那, 杨野加强了贞操带中插入雅琪屁眼的假阳具的振动 雅琪依偎在杨野的胸膛不由的娇喘起来但实际上并没有出声。 雅琪强忍欲念,在杨野的耳旁轻声哀求:「啊……啊……杨野……别这样, 求……求你快……关掉……嗯……我……我真的……受不了……了……嗯……」杨野笑着说:「急什么!老师 电影才刚开始好好享受吧!」随即往雅琪的樱唇吻下去……「唔……嗯……嗯……」雅琪整个小嘴被杨野吸住, 无法出声只能用力捉住他的手。 好不容易杨野总算停止了亲吻,雅琪喘息着说:「啊……杨野……啊……你……你太残忍了, 为……什么要……让我这么害羞……窘迫……啊……啊……」杨野说:「老师 别再挣扎了小心被别人看见喔!」雅琪知道自己的全身在冒汗, 此时如果抗拒一定会引起前面观众的注意只好任由杨野抚摸。 杨野还趁此机会把手指伸进雅琪已经渗出精液的阴茎, 不停地抚摸这时候又撩起雅琪的上衣,抚摸着雪白丰满的椒乳。 「老师如果受不了,可以摸摸肉棒,解解馋, 哈!哈!」「啊……」雅琪强忍着不敢出声。 雅琪在大庭广众下,身心受到屈辱的冲击, 迷你裙被撩起露出下半身而且裙子下没有内裤, 只有一条令人难堪的贞操带可是在雅琪的心中却有着一种被虐待、被征服的亢奋, 不由自主的将纤纤葱指放在杨野的胯下。 杨野这时开口说:「老师已经不能忍耐了, 给你个机会用嘴给我弄吧,只要能让我射精, 便带老师离开这里. 」这时候杨野的肉棒几乎快要冲破似的指向天花板。 「啊……你不要胡说……啊……怎么可以……啊……在这里……」雅琪羞红着脸把头转开. 杨野冷笑着:「不愿意也没关系, 老师自己看着办. 」「求……求你……啊……不要……在这里……啊……」雅琪含泪恳求着。 杨野不答。 雅琪现在只有服从,雅琪趴在杨野的大腿上, 拉开裤子的拉炼战战兢兢的把嘴靠近杨野的大腿根, 依照他的吩咐用一只手握住巨大的肉棒然后闭上眼睛从前面含在嘴里;本来是自己的学生, 现在却完全变成支配她的主人。 杨野享受着他心目中仰慕的变装女教师雅琪, 正用柔软的嘴唇和舌头为自己的肉棒吸舔着 支配与拥有雅琪的感觉比他想像的还要更甜美 已经膨胀的肉棒这时候更充血涨起。 「啊,老师,你实在太棒了……」杨野忍不住这样说着。 并且右手持续的把玩雅琪雪白丰满的椒乳, 而左手伸到曲线完美的臀肉上搓揉抚摸。 「老师,好不好吃呢?好吃就要发出声音来啊!」杨野兴奋的说着。 雅琪努力的吸吮着,尽力讨好、取悦杨野, 忍不住发出声音:「嗯……嗯……嗯……」整整帮杨野口交了近一个钟头 杨野却丝毫没有射精的迹象 雅琪抬起头哀求:「啊……杨野……我……我真的不行了……啊……嘴巴好酸……啊……啊……饶了我吧!」杨野说: 「老师, 你不后悔吗?」雅琪娇喘着说: 「啊……带我……离开这里……啊……到没人的……地方……啊……我随便让你玩……啊……你想……啊……怎样都可以……啊……」杨野笑着说: 「老师是不是想让我干你了!」雅琪既悲伤又无奈的点了点头. 杨野开心的说: 「好吧!真拿你没办法 老师实在太淫荡了哈!哈!」说完便拉上拉炼, 搂着雅琪的娇躯离开戏院。 杨野开车载着雅琪来到她的家中,进到雅琪的卧室, 开口道: 「老师想脱下贞操带吗?」雅琪不停娇喘着 点了点头. 杨野:「那你要怎么做呢?要对我说什么呢?」雅琪只好无奈地慢慢拉起裙子 露出膝盖后又露出白晢的大腿。 杨野:「老师!还看不到。 」这时候雅琪只好转过头去继续拉裙子, 在大腿跟露出贞操带。 杨野:「老师!有一句话你忘了说. 」雅琪娇艳羞红的脸上, 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请你……啊……脱下……啊……我……为你……啊……而穿的贞操带吧……啊……啊……啊……」声音当然小得几乎听不见。 杨野取出手铐,将雅琪的双手铐在背后, 这才慢条斯理地拿出钥匙解下贞操带。 雅琪如释重负,满脸羞红轻轻地说着:「谢谢你, 杨野!」杨野淫笑着:「不必客气老师!我早就想在老师跟你老婆的床上干你了, 一定会很过瘾的想到就令我开心,哈!哈!哈!」雅琪脸色瞬间苍白, 急忙说:「啊……不……不可以在这里求求你……别这样, 杨野。 」雅琪急着想要离开. 杨野双手紧紧抱住雅琪的小蛮腰:「老师, 我喜欢你我爱你,比任何人都爱。 」杨野立刻把雅琪的娇躯推倒在旁边的床上。 雅琪神情悲伤:「啊……」双手被铐住后, 只好放弃抵抗。 杨野一面凝视雅琪娇羞美艳的脸蛋,一面把嘴靠过来。 就在两人的嘴就快要接触的刹那,雅琪认命的闭上那悲伤动人的双眼……杨野一边狠狠地亲吻雅琪的樱唇, 一边用力搓揉硬挺的阴茎雅琪娇俏的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嗯……嗯……嗯……」突然间杨野狠心地将巨大的肉棒插进雅琪的屁眼里. 「啊……不要啊!」只听见雅琪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杨野丝毫没有怜香惜玉,一插入雅琪的屁眼后, 便开始抽插着。 雅琪痛苦的哀求:「啊……好痛啊……求求你……先……停一下……啊……我受不了……啊……啊……」杨野一言不发, 更加快速度抽插着。 可怜的雅琪被杨野巨大的肉棒插的哀号不断:「啊……好痛啊……求求你……杨野……啊……啊……别在这里……啊……干我……啊……杨野……啊……啊……求求你……带我走……啊……你别……啊……在这张床上……干我……啊……我不能……对不起……啊……我老婆……啊……啊……」杨野冷笑着说:「嘿……嘿……嘿……想到能在这张床上干你, 我就异常兴奋. 」「啊……不要啊……不要啊……」雅琪此时只能摇着头软弱的抵抗着 身体所承受的痛苦逐渐麻痹取而代之的却是接踵而来的愉悦与快感, 脑海中已经忘记自己身处何地忘记在与自己老婆的床上跟另一个男人疯狂的交媾着。 杨野故意问道:「老师,舒服吗?」雅琪娇喘着:「啊……好……好舒服……啊……」杨野继续问道:「老师, 喜欢被我干吗?」「啊……好……好喜欢……啊……我好喜欢……啊……被你干……啊……啊……不行了……啊……啊……要射了……啊……啊……啊……」雅琪不断的扭动娇躯 情欲早已占据雅琪的肉体所以毫不考虑回答着杨野的问话。 杨野接着问道:「老师,你真是个淫荡的人妖, 告诉我你现在是不是背着老婆在自己床上被男人干呢?」雅琪用力摇着头:「啊……我……我不是……啊……啊……」杨野用力插了两下:「老师 你说什么?」雅琪全身颤栗着:「啊……是……啊……我是淫荡的……人妖……啊……我……啊……背着……老婆在自己……床上被男人干……啊……啊……不行了……啊……啊……又要射了……啊……啊……啊……」接连不断的射精 有如巨浪般狂袭着变装女教师雅琪的娇躯在肉体不自主的迎合之下, 杨野终于在雅琪的直肠深处射出又腥又浓的精液了。 杨野趴在雅琪的娇躯上,稍微休息一下, 便将巨大的肉棒抽离雅琪的屁眼只听见雅琪叫了一声:「啊……」杨野将雅琪的娇躯抱起, 走进了浴室轻声的说:「老师,看你香汗淋漓, 让我来为你洗干净身体吧!」「啊……饶了我吧!」雅琪忍不住蹲在地上恳求。 「那么,老师你要请求说,请帮我洗干净身体. 」杨野露出残忍的眼神。 「请……请帮我洗干净身体吧。 」雅琪哭泣的说着。 杨野冷冷的说着:「站起来分开大腿。 」雅琪伤心的照他的话做,慢慢地张开大腿。 杨野用海绵从雅琪的手臂开始洗,对丰满美丽的椒乳洗得特别仔细;洗完上半身他就蹲下来从脚尖开始洗修长的腿。 从脚踝到膝盖,然后到健康丰满的大腿上;尤其是从背后向上看, 在大腿上的圆润丰满的臀肉美的令人窒息。 「啊!实在太美丽了!」杨野忍不住叫一声把脸靠在雅琪的雪白大腿上;他的心里只有这样一个念头, 杨野用舌头以及嘴唇在富有弹性的大腿上舔把脸靠在充满弹性的屁股上, 舌头伸进那里的浅沟。 杨野觉得不过瘾,于是开口要求:「把腿分开大一点. 」雅琪苦苦哀求着:「啊……饶了我吧!」可是杨野不理会雅琪的要求, 钻进修长的双腿间嘴唇与舌头压在雅琪暗红色的龟头上。 用手指轻轻地拨开包皮,将龟头的每一寸都仔细的舔, 不知道是过份兴奋还是为了喜悦杨野的舌头舔着雅琪的龟头时, 内心激动不已。 「老师,趴下来,我又想干你了。 」杨野忍不住的吩咐。 雅琪的娇躯在颤抖,双手被铐在背后,但还是在浴室磁砖的地上采取两脚着地的姿势, 将白晢的臀肉对着杨野。 只要看到雪白丰满高挺的臀肉,杨野便已经失去理智;很久以来认为雅琪是神圣不可侵犯的老师, 现在看到的雅琪是自己露出赤裸的臀肉等着他来侵犯、享受;杨野兽性大发地在雅琪背后蹲下, 双手抓住纤细的小蛮腰:「我要开始了干老师淫荡的屁眼了。 」雅琪咬紧牙关不使自己哭出来,杨野到这时候还故意说这种淫话, 想到他是自己的学生雅琪觉得自己很可怜. 终于巨大的肉棒深深地刺进来。 「啊……」雅琪忍不住发出声音,因为昨天已被杨野巨大的肉棒奸淫过数次, 所以和昨晚的疼痛比较起来就减轻许多了, 不仅如此当杨野巨大的肉棒开始抽插时, 在屁眼还产生犹如电波般的快感原本强烈的羞耻感也逐渐被那种酥麻的快感取代。 突然,杨野巨大的肉棒抽插速度增加,这是雅琪第一次被男人从后面奸淫, 很快地随着连续的娇喘呻吟雅琪的娇躯发生甜美的痉挛, 再次让雅琪尝试到身为女人的快乐:「啊……啊……杨野 不……行了……啊……我……要射了……啊……杨野……啊……老师……啊……快被你……干死了……啊……」杨野气喘如牛的说:「老师 我们接吻吧!」雅琪在肉欲横流中竟然听话的转过头去, 将自己的香唇凑到杨野的嘴边让杨野尽情的舌吻自己艳红的樱唇, 并且从鼻孔发出恼人的娇吟:「唔……唔……嗯……嗯……」伴随着火辣辣的激吻 杨野巨大的肉棒在雅琪的屁眼里紧紧的包覆、吸吮着 终于火热的精液射在雅琪的屁眼里直达直肠的最深处;雅琪的娇躯终也承受不住杨野巨大的肉棒, 接二连三无情地抽插奸淫随着最后的射精,陷入昏厥。 当雅琪清醒时,发现自己的娇躯正被杨野搂在怀里, 不停地抚摸亲吻着而那支巨大的肉棒仍然紧紧插在自己的屁眼里, 雅琪哀求着:「杨野求求你,今晚就饶了我吧, 我那里都已经被你干的肿起来了。 」「不行!谁叫老师你长的太完美了,我实在太爱你了。 」杨野完全陶醉在自己能控制、享受这位变装教师的娇躯, 而产生的兴奋、满足感里. 此时杨野不断地利用舌头的技巧, 舔吻着雅琪的阴茎终于,雅琪忍不住地蠕动屁股, 杨野透过唿吸和舌尖蠕动的感觉很微妙地刺激雅琪正在开发中的性感。 雅琪全身酥麻,四肢几乎无力,但是依旧努力地抵抗身体传送到大脑神经中枢的欲望, 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啊……我不能有这种感觉 我不能被他征服。 」心里虽然这么想,但丰满而敏感的肉体很快就无法自制。 「啊……啊……啊……」杨野问道:「老师有性感了吗?」雅琪闭上眼睛用力的摇头, 眼睫毛微微地颤抖着。 杨野淫笑道:「哈!哈!老师不用口是心非, 你的身体是不会骗人的你的屁眼已经开始颤动、吸吮我的肉棒了。 」雅琪流着眼泪,哭道:「你不是人……你不是人……你是变态……是禽兽……」杨野冷笑道:「嘿……嘿……嘿……这么说的话, 老师在跟禽兽做人兽交了?哈!哈!」话说完肉棒便开始进行抽插。 「呜……呜……」随着杨野巨大肉棒的抽插速度加快, 雅琪开始发出呜咽的声音。 就是雅琪本身也分不出那是为了悲哀和屈辱, 还是为了强烈的性感与高潮使雅琪产生过去从来没有过的强烈快感, 雅琪有本能知道那是所谓的高潮。 那是一种微妙的解放感,唯有在被杨野奸淫的时候, 她自己已经不是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知书达礼的教师, 更加不是一个已婚生子的男人在最原始的本能激化之下, 自己好像变成真正的女人。 杨野不断的抽插着雅琪的屁眼,阴茎在杨野的套弄下, 刺激更加剧烈受到甜美的颤栗袭击,雅琪的双腿在不知不觉间已经紧密地缠绕在杨野的腰际, 雅琪不停地摇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四散, 全身布满汗水微软的阴茎,正上下疯狂跳动着。 雅琪纤弱的娇躯实在无法承受杨野疯狂的奸淫, 接二连三的高潮早已使雅琪体力用尽在杨野尚未射精时, 便已昏迷过去。 当雅琪醒过来的时候,只觉得自己的屁眼灼热疼痛, 两脚几乎合不起来此时杨野早已离去,只留下从屁眼里泊泊流出的精液, 雅琪悲从中来趴在床上放声大哭。 随着日子过去,雅琪的内心越加沉重,雅琪明白自己最后的自由正在一分一秒的消逝, 雅琪认命地等着杨野来带走自己雅琪不再悲伤, 心里唯一仅存的信念便是为家人牺牲,这也是支持雅琪活下去的最大力量。 到了第三天雅琪最担心的日子终于来了, 杨野带着两名手下各自提着一只皮箱来到雅琪的家中, 杨野吩咐手下放下皮箱在门口等待一个人留在雅琪的房间内。 杨野拿出收据以及汇款凭证交给雅琪,并开口:「老师, 这是我答应你的承诺我依约来迎娶你了。 」雅琪看了看手上的单据,闭上动人明亮的双眼, 点了点头. 杨野雀跃的说:「请老师先去将身体洗干净. 」雅琪低着头走进了浴室 不久便传来淋浴的声音。 杨野极力压抑激动的心情,静静等候。 过了近二十分钟,听见开门的声音,雅琪裹着一条浴巾, 彷佛一朵出水的芙蓉娇艳动人,全身香肌经过沐浴后, 散发出一股震慑人心的光泽令杨野感觉到一阵晕眩。 雅琪来到杨野面前,闭上美目,静待杨野的吩咐。 杨野托起雅琪的下颚,只见雅琪微向上弯的睫毛, 轻轻颤动着杨野不禁赞叹问道:「这么美艳的女人是谁的?」雅琪羞赧的回答:「啊……雅琪……的肉体……从现在起是属于……杨野……一个人所拥有的。 」。